所在位置:首页 > 天山清韵 > 家风家训 > 正文
【家风故事】层层月饼香 悠悠孝母心
发布日期:2019-09-12 11:57 来源:自治区纪委监委网站

中秋刚过,我却怀念起母亲年轻时做的手工月饼,个头有银盘那么大,皎白无暇,散发着淡淡清香,凝结了母亲对子女深深的呵护,但更多是对爷爷奶奶、外公外婆的拳拳孝心。

1990年以前,我家还在甘肃天祝县的一个小村庄,每逢中秋佳节,家家户户盛行做“土月饼”,蒸出来后形状大如车轮,市场上偶尔买回来的那种,我们只叫点心。

在中秋节前两三天,母亲把一大盆发好的面端到案板上,开始做月饼。她麻利地揪出一个个大小相似的面团,擀成圆圆的“面掌子”,抹上菜籽油,抹匀后分别撒一层香豆粉、姜黄素、红曲、灯盏花末。我守在边上,时不时把鼻子凑上去,挨个儿深深地吸气,感受着绿的、黄的、红的,来自大自然的不同的香味。接着,母亲将五颜六色的“面掌子”一张张摞起来,布上七八层后,再擀一张白面皮蒙到上面,有时候,还会别出心裁地捏出刺猬、花朵、蝴蝶的花样在上面,煞是好看。最后上锅蒸熟即可。

中秋月圆夜,母亲早早地请来爷爷奶奶。院子中央摆一张圆桌,母亲做的月饼摆在最中间,周围放着切好的西瓜,苹果,几颗糖,条件好的年头,会有一盘肉。等到玉盘似的月亮升上枝头,母亲就带着我们三个孩子向着月亮祈福,母亲口中念念有词:希望全家老小身体健康、家庭和睦……完毕后,桌子被搬回屋,母亲把月饼切成很多块,捧出中间最软、馅最多的的那块,递给爷爷奶奶,把边缘的小块分给我们三个。我欣赏着花花绿绿的面层,迫不及待地咬一口,松软香甜,回味无穷。第二天,母亲把月饼给亲戚们和邻居家都送一块,还特意包好两块打发大哥给邻村的外婆送去,很快,他们也笑眯眯地回送自制的月饼。吃着不同味道的月饼,我们高兴得手舞足蹈。

再后来,我们全家迁到新疆,由于农活太忙,母亲就很少做月饼了,我也就很少能吃到母亲的手工月饼了。

我大一的时候,奶奶的眼睛看不见了,母亲执意把两个老人接到身边,开始细心照料。假期里,我经常会听到母亲念叨,“妈,您今天想吃啥?”“妈,您慢一点,碗有点烫……”每次吃饭,母亲把饭吹了又吹,才递到奶奶手里。爷爷奶奶在的中秋节,为了照顾老人的口味,母亲又开始做月饼。母亲总担心奶奶爷爷吃了凉的不好消化,早饭要把月饼馏得温热酥软,才端上桌,这一照顾就是十多年。奶奶是79岁去世的,爷爷84岁离开我们的,奶奶临走时拉着妈妈的手,把唯一的金戒指给了她。

母亲总是说:“婆媳亲,全家和”,母亲跟两个儿媳妇相处也非常和睦,从来没有红过脸,跟我聊天,也总是念嫂子们的好。每年的中秋节成了我们重要的团圆日,母亲会早早地跟嫂子们商量,准备好一桌菜肴,一大家子开开心心地吃一顿晚饭。虽然很少吃大月饼了,但一家人坐在一起有说有笑的感觉也是幸福满满。

层层月饼香,悠悠孝母心。如今,我已工作成家,但那些姜黄的浓郁、红曲的艳丽、香豆子的清透会常常在我心间拂绕,层次分明,亦如母亲的勤劳、贤惠、简朴、孝顺,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们,使我们养成勤奋向上的品质。她对老人们不离不弃的孝顺举动,也教会了我们怎样用行动去关爱、去感恩身边人。(阿瓦提县纪委监委  雷延花 | 责任编辑 王娅)